文章详情

有一部电影,叫金属精神

文章附图

《金属精神》简介

  • 导演: 萨沙·杰瓦西    演员: Glenn Gyorffy/Kevin Goocher/Robb Reiner/Steve 'Lips' Kudlow

    在14岁的时候,两个好朋友史蒂夫和罗伯就约定以后要永远一起搞摇滚。他们的乐队Anvil被尊崇为加拿大金属摇滚的领袖,影响了诸如Metallica, Slayer and Anthrax等乐队。这部纪录片介绍了这支加拿大传奇金属乐队Anvil的历史以及今朝,其中首度发表了多段重要影像,并配以多位金属大腕儿的访谈段落。

这是一部简单的纪录片,但却是一部让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傍晚开始变得不同,让原本“沙发瘫”的午后热血沸腾,如坐针毡的纪录片。这是第一部我在看到一半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打满分并且还嫌不够多的纪录片,哪怕我并不是一个金属党。这是一部该让世界铭记的纪录片,是让金属乐,让这样一支乐队发出的真枪实弹直击每个观众、乐迷的心脏。任何一个正在或者玩过乐队的哥们,你们去看吧,等你们看完了,就一定会知道我所说的意思。因为太现实了,太温暖了……只有最真实的经过岁月历练的感情才是值得珍视的感情,只有最真实的经过时间洗礼而坚持如初的理想才是真正的理想,只有最真实的去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不被现实打倒的人,才是最值得敬佩的人,不管结果如何。

“你见过这么牛逼的失败么?”

Anvil! The Story of Anvil用纪录片的手法简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支曾经多少辉煌过的乐队,一个启蒙了包括Metallic等等众多世界级大牌乐队的先驱金属乐队,一个在鼎盛时期奠定了金属乐专辑制作方式并且曾经和Bon Jovi,Metallic,Whitesnake在日本同台演出的乐队,并没有在应该走红的年代走红,他们并不缺技术,并不是没有赶上好的时代,甚至都不缺容貌,年轻时候的Lips和Robb都可以算得上是hairmetal里的颜值担当,看电影的时候我看着Lips的小儿子一头金发和极其精致的脸,眼睛已离不开屏幕,不受控制地被外国小孩立体的五官和一闪一闪会说话的眼睛所吸引,然后觉得这肯定是个Girl,结果看第二遍的时候发现是boy而直接shock到无语………而且就算是年过四十发福了有了肚子的Robb也绝对是欧美典型气质大叔,我很讨厌这部片子的中文译名中有一个叫做“金属大叔要成名”,其实他们早已经成名过了,而现在做的事情并不能用简单的想成名来解释。在金属乐最鼎盛的时期做过巡演,发过好多张专辑的Anvil比起现在国内地下挣扎着的无数小乐队已经不知道幸运多少倍,只不过当时的名气不够响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没有给他们带了什么实质性的收益,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最近何勇在回忆香港红磡和这十年中国摇滚的风风雨雨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你见过这么牛逼的失败么?”

金属乐与家

这是全片的基调,摇滚在老外的世界也不见得多受追捧~~只不过是市场氛围好饿不死人而已。就像Lips演出后对着歌迷一遍一遍重复“99%of bands are not get paid!!!”二十多年了,属于金属乐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大叔们还要面对生活,从电影中拍摄出的家具陈设来看Lips应该是很穷的,Robb也好不了多少,但是他们都很幸运,他们有支持自己的亲人朋友,虽然并不是全部,这部片子有两个地方我没有忍住,眼眶湿润~~一处是Lips的姐姐知道弟弟要做专辑的事情以后,慷慨的借钱给他实现愿望,Lips的姐姐说:“He's my dear brother,and I‘ve always loved him。”然后Lips红肿着眼睛就过去一个熊抱,40多岁的金属中年大叔了,哭的像个孩子。整部电影里Lips就哭过两次,一回为亲人一回为兄弟,不,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就像Robb说,He’s my family。再来的泪点就是Lips的老婆说“He's still the same person,I love the person,not the band。”然后她流泪了,但是嘴角却挂满幸福。


20多年前的日本之约

最后的最后,唱片也录了,结果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说有一个gig(为什么和The Runaways一样又是日本这个我们一会再说),结果大叔们忐忑的上路了,上一次去Japan的时候还是20多年前,恍如隔世,他们甚至担心会不会有人来看他们的演出。直到演出开始,热情的小日本们在台下大喊大叫,大叔爽了,我也爽了。

到这里,影片结束,在这部片子里可以看到关于一个乐队,关于一个执着与梦想的人的一切,亲情友情爱情理想梦想现实什么的一个都不缺,我本来可以写到这里作罢的,但是影片里Robb的妹妹一句话勾起了我最近愈演愈烈的天朝思维,她说你玩了20多年的乐队了,做了(正在做)第十三张专辑也好CD也好什么都好,但是你一去演出还是只能来不到一百个观众,我觉得这就是个笑话(好犀利)。


看看他们有什么,以我们所谓的普世价值观的角度。首先,男人50了,头发都开始掉了,还留着长发没个正经工作,一个做装修一个做配餐送货,为了录专辑甚至落魄到去当电话推销员。再来,并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个受罪,家庭和孩子总需要人去维持,拿什么?拿钱。他们有么?没有。Robb老婆说,有人做梦,可总得有人去养孩子吧。


生活还是依旧

最后,别说只是去日本开场了,就算去日本的演出成功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没有这部电影(电影出来后他们火了,和Once一样)他们的生活还是只能像以前一样,一模一样。日本人也一直有着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想法,今天是Anvil明天是Bnvil什么的,他们不在乎,只要技术到那里他们都会欢呼的,一场演出能代表他们在日本火了吗?什么都代表不了。他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年龄,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我甚至不知道有这样值得敬佩的乐队,但是在中国,这样的乐队多如繁星,不胜枚举。但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和摇滚乐有关的纪录片都离不开穷这个字,我没想到老外也过得好不到哪里去。

最后的最后,除了支持他们的少许亲人和粉丝,在其他人眼里他们就是标准的loser,就是怪物。你看到大叔在上面演出下面的小孩子捂耳朵了吗,呵呵。

越了解这个行业,就越对其抱着悲观,越悲观,就越欣赏那些依然坚持的人们。中国从来不是适合摇滚乐生长的地方,稍具旋律性的讨好耳朵的东西还可以,稍微极端一些的金属乐受众就少很多了,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一群顶尖的吉他手联袂演出而只要50元人民币的票价结果来了不到150人的场面在其他国家是不敢想象的。而天知道我们才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我不是说听摇滚乐或者独立音乐就比流行音乐高端多少,欧美也是流行乐占主流,在哪都是。但是我要说听摇滚乐一定比听爱情买卖凤凰传奇高端,而且是高端得多。但是有什么用呢?记得一位大哥和我说,我20岁做演出的时候要什么有什么,一个月几万的收入。但是有什么用呢,如果我不转行,到了三十四十,新出来的人鸟都不鸟你一下,而自己依然什么都没有。跑场是不能做一辈子的,不出名的话,做几年人就什么都没了,连理想都没了。

这里说下日本,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大牌乐队发专辑都要专门给小日本做一个版本?这个版本往往比在自己本国还要厚道还要精致?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吉他大师都在日本教学代课?因为日本是全球第二大CD消费市场,因为知识产权,因为再独立再极端的东西只要出来了,做到最后就是商品,你可以跟着你喜欢的乐队的旋律摇头晃脑,我甚至相信你有为摇滚乐付出生命的觉悟,但是你买人家专辑了吗?就算你买了,有多少和你一样的人在买呢?So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what you think!They don't even know you!一说知识产权我们就不吭声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精神是在盗版比特流中喂大的,我们习惯了不花钱享受最应该花钱买的东西,当然还有一些不能言说的原因,所以摇滚这东西在中国,玩玩就行了,千万别被玩了,这不代表你不能录歌,不能发专辑做演出,但是前提是要可以自力更生。牺牲别人换来的梦想远远不是完美的梦想。


分享到: